从海南XX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违规从事道路旅游客运经营案看超越许可经营(一)
发布时间:2018-05-16

 

                           从海南XX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违规

                     从事道路旅游客运经营案看超越许可经营

    

    一、案情简介

    2014年7月17,海南XX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利用该司的琼A28※牌号车(福田牌BJ6526BB1DBA-S11座)运送旅客到海南省琼海市博鳌景区鳌强码头游玩时,被正在巡查的海南省道路运输局(以下简称省运输局)交通行政执法人员发现。经检查,琼A28※牌号车上运载海南XX国际旅行社承接的旅游团队游客6人,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散客团,导游杨XX,行程4天,包括三亚南山、陵水分界洲、万宁兴隆和琼海博鳌等景区,该车当次驾驶员符X,全程运费1000元。

    二、调查与处理

    省运输局执法人员在检查琼A28※牌号车时,当场依法制作了现场笔录、询问笔录等执法文书,收集了《海南省旅游电子行程表》(编号114070006542),还证据保存琼A28※牌号车的车辆营运证的正证和副证,全程执法摄像。执法人员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又先后搜集了XX公司《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编号琼交运管海口字460100024245),该许可证“经营范围”栏目载明“市内包车客运”。执法人员在案发7日内向该公司邮寄《违法行为通知书》(编号琼运违通2014460014054)并退还车辆营运证,XX公司负责人签收3日后,执法人员又邮寄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琼运罚2014460014054号)和《责令改正通知书》(琼运责改201446001421号),认定XX公司未取得市县际旅游客运经营资质而超越许可违规从事市县际旅游客运经营活动,处以罚款3万元。至20151010日,当事人XX公司全额缴纳罚款。

三、法律分析

(一)XX公司的行为属于超越市内包车客运许可、擅自从事市县际旅游客运经营。本案争议的焦点是省运输局对XX公司作出的处罚决定使用法律法规是否正确的问题,即XX公司对省运输局作出的行政处罚是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以下简称《道条》)第六十四条和《道路旅客运输和客运站管理规定》(以下简称《客规》)第八十四条第(四)项之规定,还是应当适用《道条》第七十条第(一)项和《客规》第九十条第(三)项之规定。从案件事实来看,XX公司取得的仅仅是市内包车客运经营许可,没有取得市县际旅游客运经营许可。根据《道条》第十条的有关规定,从事县级行政区域内客运经营的,向县级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提出申请;从事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域内跨2个县级以上行政区域客运经营的,向其共同的上一级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提出申请。据此,从事县级行政区域客运经营与从事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域内跨2个县级以上行政区域客运经营属于两个不同行政许可事项,颁发许可证照的机关不同,当事人应根据不同的经营范围向不同的行政机关提出申请。XX公司要从事市县际旅游客运,即跨越海口行政区域旅游客运经营,依法应当向省运输局提出申请,取得相应的市县际旅游客运许可后方能进行。但XX公司在没有取得市县际旅游客运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从事市县际旅游客运,显然超越许可事项。根据《客规》第八十四条第(四)项之规定,“超越许可事项,从事道路客运经营的”,“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2万元的,处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省运输局作出处罚3万元的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并无不当。

(二)XX公司的行为不属于不按线路行驶或者线路两端均不在车籍所在地。XX公司认为应适用《道条》第七十条第(一)项和《客规》第九十条第(三)项的主张,其实理由不成立。其一,《道条》第七十条第(一)项规定,“不按批准的客运站点停靠或者不按规定线路、公布的班次行驶的,处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的罚款”。该条规定是针对客运经营者在合法取得一定范围内的经营资质和证照的前提下,在该范围内进行客运经营过程中出现的不按规定线路、公布的班次行驶的违规行为给予的处罚。该条规定的经营者,应理解为已经取得相应许可的合法经营者,在第(一)项规定“不按批准的客运站点停靠或者不按规定线路、公布的班次行驶的”的情况下,处以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的罚款。XX公司的违法事实,既不属于已经取得相应的市县际旅游客运许可的合法经营者,也不属于不按规定的线路、公布的班次行驶,XX公司的违法事实不属于该条规定的情形。其二,《客规》第九十条第(三)项规定:“客运班车未持有有效的包车客运标志牌进行经营的,不按照包车客运标志牌载明的事项运行的,线路两端均不在车籍所在地的,按班车模式定点定线运营的,招揽包车合同以外的旅客乘车的”,处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的罚款。该条规定的客运经营者,应理解为已经取得相应许可的合法经营者,在存在该条规定的违规行为时应给予的处罚。XX公司认为其违法事实属于“线路两端均不在车籍所在地的”情形,与事实不符。XX公司的违法事实,既不属于已经取得相应的市县际旅游客运许可的合法经营者,也不属于“线路两端均不在车籍所在地的”情况,其违法事实不属于该条规定的情形。因此,XX公司对法条的理解不符合法律规定。

四、典型意义

XX公司案是一堂生动的道路运输行业法治课。省运输局执法队是海南道路旅游客运行政执法监管的主要力量,肩负着维护全省道路旅游客运市场秩序的重任。该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后,XX公司不服,多次组织海口市、三亚市多家道路客运公司有关人员到省运输局上访,并联合因同一案由违规行为被省运输局行政处罚的8家涉案企业分别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在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依法判决省运输局胜诉后,XX公司等8家企业对8起诉讼案件的判决不服,同时上诉到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判决维持原判,省运输局胜诉。该案典型意义在于:一是全面落实“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诉讼前,省运输局针对客运企业因此类违规行为在法律适用上的争议,召开专门会议讨论,并就法律适用的决议多次给上访人员解释。在诉讼过程中,原告和被告双方都在做诉讼准备,市级、省级法院审理案件庭审阶段,原告和被告以及旅行社等相关人员参加旁听,整个过程就是一次客运行业从业人员的普法教育。诉讼结束之后,全省市县内包车客运行业至今一直保持稳定。二是有针对性地运用好以案释法方式开展普法宣传。海口、三亚几乎所有的市内包车客运和市内景点专线车经营企业都参加到诉讼案件当中,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同一案由的没有一家企业主动缴纳罚款,省运输局的行政处罚空前面临执行难局面,行业出现了不稳定因素。同时,海口等部分市县运管机构对该类违规行为的认定与企业的意见一致。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意见,成为部分市县运管机构审理此类违规行为适用法律的指导范例,促成了省运输局、部分市县运管机构在行政执法方面法律适用上的统一这一系列的诉讼活动,是省运输局自2007年成立以来,行政执法机构与客运企业因此类案件第一次在法庭上正面交锋,实际上就是法律的公正较量,也是道路客运企业逐步运用法律的思维解决问题的良好开端。三是充分发挥媒体在普法中的作用。省运输局通过媒体向社会报道该类案件适用法律的解释,以及诉讼案件的结果。此举加深了客运企业和旅行社从业人员对法律的认识,有效地促进了全省道路旅游客运行业的稳定。

 

 

                                                                                                                                                                                                                                        20185